• 官方微信
  • 手機版
搜索

數字經濟重大工程建設高潮將至

經濟參考網  |  2019年08月09日
在我國GDP比重中超過1/3的數字經濟,已成為穩增長促發展的重要增長極。記者獲悉,隨著近20省份專項政策的相繼出臺,我國數字經濟國省二級政策體系基本成型。今年下半年政策布局將進一步下沉,加速向三四線城市及縣區推進。大規模數字經濟重大工程建設將全面鋪開。數字基建已在全面發力,大數據綜試區、數字經濟產業園等將成建設重點。

  在我國GDP比重中超過1/3的數字經濟,已成為穩增長促發展的重要增長極。記者獲悉,隨著近20省份專項政策的相繼出臺,我國數字經濟國省二級政策體系基本成型。今年下半年政策布局將進一步下沉,加速向三四線城市及縣區推進。大規模數字經濟重大工程建設將全面鋪開。數字基建已在全面發力,大數據綜試區、數字經濟產業園等將成建設重點。

  記者從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等權威部門獲悉,今年將加快建立數字經濟政策體系,實施數字經濟、“互聯網+”重大工程。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促進產業數字化、數字產業化,加快一二三產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拓展數字經濟新空間,不斷形成新增長點、新動能。

  不少地方已經在加快部署。黑龍江日前提出,到2025年“數字龍江”初步建成,信息基礎設施和數據資源體系進一步完備,數字經濟成為經濟發展新增長極。山東表示,到2022年完成重要領域數字化轉型,數字經濟占全省GDP的比重不低于45%。福建提出,深入實施數字經濟領跑行動,新型顯示、高端智能、物聯網等千億產業集群進一步壯大,努力打造數字經濟發展的新高地和數字中國建設的示范區。山西提出,推動產業集聚發展,全面深化數字融合應用,把數字經濟打造成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據了解,目前已有浙江、河南、山東、福建、天津等近20省份出臺數字經濟發展政策。專家指出,我國已初步形成數字經濟“國—省”二級政策體系。

  政策驅動下,一大批數字經濟重大項目正密集啟動。8月8日,新疆高新數字產業園揭牌,將重點引入國內數字經濟資源和頭部企業,布局5G邊緣計算應用場景實驗室等。此外,河南今年將重點引進一批大數據、人工智能、5G等領域國際一流、國內領先的龍頭企業;加快推進海康威視區域總部、浪潮產業園、華為國內區域服務中心等數字經濟產業園等項目落地。福建日前進行了41個數字經濟重大項目集中簽約,包括百度人工智能項目、無人駕駛智能制造產業基地等,總投資額587億元。浙江達成28個數字經濟領域的重大合作簽約項目,總投資303.35億元,涵蓋集成電路、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領域。此外,浙江將組織實施100個數字化重大項目,實施5000項智能化技術改造項目,打造100個“無人車間”“無人工廠”。

  記者了解到,數字經濟政策布局正在加速下沉,下半年數字經濟政策將著重向三四線城市及縣區推進。其中,數字技術與制造業、服務業、農業各領域各行業深度融合成為主攻方向。

  寧波市奉化區近日提出,到2022年,全區數字經濟核心產業規上工業主營業務收入突破100億元,培育全國先進的智能工廠/數字化車間5-10家,建成并提升農村電商服務站100個,培育創建10個省級電子商務示范(專業)村。山東臨沂表示,努力創建國家級大數據產業集聚區,同時把物流科技城建設作為加快數字經濟、智能應用的重要載體,對臨沂商城進行數字化改造。湖南株洲提出,將創建湖南省大數據產業集聚示范區、國家級大數據綜合試驗區。

  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信息政策所高級工程師王花蕾對記者表示,數字經濟成為地方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支撐,但我國產業數字化各領域發展水平不同,在消費領域、金融領域與發達國家水平相當,但在制造業、農業、建筑業等領域數字化水平總體還不高,而這些領域的數字經濟對我國經濟轉型升級、提質增效意義重大,恰恰是各地應大力發展的。

  “市縣級更強調務實和操作,政策本地化、有效性應當成為重點。”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電子信息研究所副所長李藝銘向記者表示,在市縣級數字經濟政策的制定過程中,通過數字要素流通、數字技術改造、融合產業發展,選擇適合本地的數字技術手段和數字化路徑才是推動數字經濟發展的要義。

  隨著政策加速向三四線城市及區縣級下沉,專家預計,大規模數字經濟重大工程建設高潮也將真正來臨。

  數字基礎設施建設正成為重要著力點。事實上,隨著5G商用牌照正式發放,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正從一二線城市逐步下沉。海南聯通日前完成了全省19個市縣48個5G移動網站點的開通,率先在全省實現了5G網絡覆蓋到市縣;浙江德清縣表示力爭今年年底實現縣主城區5G網絡覆蓋,2020年底前全域全覆蓋。

  李藝銘表示,隨著信息基礎設施的完善和行業數字化基礎工作的推進,政府將更多精力集中于數字經濟對實體經濟的改造和提升上,推動更加因地制宜的政策和方案。

  不過,王花蕾也指出,數字經濟重大工程往往都是知識密集型、資本密集型產業,只有在一定的集中度下才能確保人才、技術、資本的有效配置。相關工程需要加強統籌協調,合理布局,根據各地技術和產業優勢確定重點領域,盡量避免重復投資、分散建設。

  此外,王花蕾指出,數字經濟的一個重要特征體現為平臺經濟,有形的產業園無法囊括產業生態各環節的廠家。“未來還需要無形的經濟規則、發展環境等配合,包括制定和完善促進數字經濟健康發展的相關制度、規則,強化相關的網絡和信息安全環境建設等,既確保數字經濟的創新活力,又盡可能防范潛在風險,推動地方經濟高質量發展,成為經濟轉型升級新動能。”

  隨時了解中國服務貿易(外包)行業最新動態,請掃描二維碼或搜索"鼎韜洞察",關注我們!

標簽:
分享到:
更多
相關閱讀
已有0條微評
還可以輸入 140 個字
新浪微博評論
推薦
8月5日,商務部服務貿易司負責人介紹了2019年上半年...
Slush,一個專注于科技創業和投資的國際大會,每年都...
7月29日,商務部官網公布了《關于2017年度中國服務...
2019年7月23日,鼎韜CEO齊海濤先生參加江蘇省商...
2019年7月18日,鼎韜CEO齊海濤先生受邀參加,由...
專題
點擊排行榜
電話:+86-22-66211566
傳真:+86-22-662115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7 - 2018 Chnsourc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運營支持: 天津鼎韜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津ICP證B2-20080229號
捕鱼游戏赢钱的